当前时间:
发布时间:2020-01-15     作者:程琳     来源:多经公司     【字体: 】     浏览次数:

当最后一片叶子掉落枝头,冬天便浩浩荡荡地来了。

若说南方的冬天是个羞怯的小姑娘,那北方的冬就像个横刀立马的大汉,呼啦啦地卷过北方大地,惊的小草和飞鸟一溜烟地全跑了,不是藏在了地下,就是躲向了南方。

当人们都躲在温暖的屋子里,感慨着冬天的到来。我哈了口气,在这氤氲里缩了缩脖子,看着这景致,竟也品出了一番“天寒色青苍,北风叫枯桑”的感觉。北方的冬天里,天色也晚的早一些,太阳下山没过一会,黑夜就来值了班浓墨夜色里,家家户户的暖黄色灯光就亮了起来,回家途中,望着那一点暖黄,心里便也安定下来。当人们都躲在温暖的屋子里,感慨着冬天的到来。我哈了口气,在这氤氲里缩了缩脖子,看着这景致,竟也品出了一番“天寒色青苍,北风叫枯桑”的感觉。

一进门,招呼一声,父母刚刚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,虽然没有了火炉,但背靠暖气也颇有一番“红泥小火炉”的气氛,我与父母调笑道:“这要是再下点雪呀,可真是得叫些朋友,应应那句‘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’的诗了。”一家人和乐融融的吃了饭,我望了望窗外,风呼啦啦地敲着窗户,倒是没有下雪,心里多少有些失望,不知这冬日里的第一场雪是个什么样的。

嘿,这陕西说“邪”也“邪”,第二天一大早,我便听着家里小幺叫嚷道,下雪啦下雪啦,我走到窗前一看,便噤了声。天地间白茫茫的,似神明座下酣然入睡的神兽,心中一抹敬畏便油然而生 ,生怕亵渎了这纯白的景致。待我走出家门,迎面便撞了满怀的雪花,这景给我的感觉便又变了。下着雪的天澄澈明净,深吸一口气,沁人的气息充满胸腔,顿时身心都若被洗涤了一番,抻了脖子去看,雪花可真大啊,果真“春雪满空来,触处似花开”。雪花大片大片簌簌地落在地上,脚踩上去,走一步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每一步都像是这冬日里的欢唱。

在这雪中走来,心情也随着这咯吱咯吱的声音变的昂扬起来。远处的屋舍覆上白雪,偶有一只麻雀自那玉铸般的屋舍上飞起,震掉一簇雪花;近处有孩童嬉闹,彼此间扔着雪球,带起一片欢声笑语,一派北国风光。在这澄净的天气里,一切的尘世纷扰都暂时被冬雪冰封,只剩下身心的放松。陕西的冬啊,你肆意而潇洒地走来,掸一掸衣摆,抖落几场大雪,一场雪,那便是埋藏了我所有回忆的故乡啊!

一座城,一场雪,一段情。此去经年,无论我身在何处,只要想起了故乡,窗外便大雪茫茫。

分享给好友阅读: